-大易不定

连我自己都搞不懂我你又何必去猜

给远方的人

你睡了吗

我还没有

灯光太亮了照得眼睛疼

可我明明没有开灯啊

那是你开的吗


你睡吧


这样我才睡得着


房间里有回声


却没有你回答我的声音


想去面基怎么办…
该说什么
该怎么说
🤧🤧
又没有回答
为什么要发出来
在等什么
求什么答案呢

像个矛盾的深井冰

你即是上帝

上帝有眼却无心

我对着云说想你
我对着月说想你
我对着星说想你
又对着风说想你
见到了你
支支吾吾的
又不敢说想你了
只好跟你说
我看见了云藏住了月亮
星星跑来我房间躲进了柜子里
一晚上
都跟我说了好多好多话
说了什么?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响起在了我的头顶

真温柔啊
我想
可是
我还是没有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只好说
说太多了
我忘记了
你笑了
真温柔啊
我不敢抬头
但我知道一定就是那样子的
我太害怕了

只见得你衣服边缘褶皱得模样

是我要是抬头了

是不是就能看见
你头顶上
冲着我做鬼脸的那颗星星了

3月18日

翻了你的朋友圈
公开了一条很久以前说想我的圈
顷刻间
这段时间所积累所有不愉快
消失殆尽
真可怕
来来走走了这么多人
这份喜欢
居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分毫
好想知道
什么时候可以划归平静
变回以前那个
无牵无挂的自己

恨不得马上说晚安

有一个朋友不喜欢接语音
说只喜欢和我打字聊天
可聊起天来
回复更多的是各种各样潮气的表情包
于是我便失去了耐心
恨不得马上结束话题做自己的事去哪怕是随便发一会呆
其实我很喜欢这个朋友
她身上有我股我学不来的气质

但是好像无论是多喜欢的人
有的点好像真的缺乏一颗平静的心
我喜欢见面牵手抬杠窝在一个地方独处
却不喜欢面对一块冷冰的屏幕和看不见的你说话

如果我们不能拥抱起码还可以见面
如果我们不能见面起码还可以谈笑
如果我们不能谈笑
那也不要聊天好了
我知道你在朋友圈里过得好就行了
宁愿每天想你两遍
也不要变成马上就想说晚安的关系啊

好困
我去睡了
晚安


有事电话
没事打游戏去

特吕弗与戈达尔:他们不配做知己,不必有结局

原来世上的所有情感交织的结局真的都有迹可循有据可查

阿卷:

1950年9月,让-吕克·戈达尔和弗朗索瓦·特吕弗来到“莫迪·德·比亚兹”影展。整个影展,他们如痴如醉地看电影,讨论电影,累了就睡在门口,废寝忘食,感觉不到时间流逝。在比亚兹高中门口,他们留下了第一张合照,照片上的他们青春洋溢,毫无阴霾,对未来有着无限憧憬。



「名嘴」特吕弗


特吕弗最早以“舌战群儒”出名。



1954年,22岁的特吕弗撰文痛批法国电影的“优质传统”,「法国电影已死,被虚假的传奇扼杀了想象力」。这个观点在...

一些没在朋友圈说完的话

二楼的早教中心要拆掉了
留了一些废弃的东西搁在了楼道里
三楼逐年扩建的宾馆现在也停工了
即使刷了一层新漆
也挡不住底下因年代久远而漏出的灰面
他可能还需要这些作装饰吧
小时候总是咚咚咚的大钟楼也闲置好多年了
柱身的玻璃已经碎了很久都没修了
他楼下的邮政被拆以后我每次寄大件商品就要为难好一阵
之前隔街对立而建的商场也因为商圈的迁移而关闭了
只是每个工作日的早晨都会因为旁边小学而堵车的窄小道路
滴滴哒哒的喇叭声为这片老城区保留些生气

其实我很喜欢现在稍显寂静的街道
连这个闷热的季节吹过的风都多了几分凉爽
我莫名其妙的碎碎念这么久
只不过想说之前老城区的模样我都没忘
离开那座城市这么久了也还是会偶尔想起和你一起谈笑的样子
改变的东西...

又一个人间世俗年

1 / 12

© -大易不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