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易不定

连我自己都搞不懂我你又何必去猜

西伯利亚的寒流

对着我说话的嘴如今又在和谁说着绵绵情话
就像告白那天吹过的风经过我身边又吹向了谁

你的身边总有一大群一大群的什么人
他们排着队等着你的安慰
不像我呱噪又无味 而你还在不疾不徐
看着你发来消息 甜心的没忍不住上翘的嘴角 礼貌的回句谢谢然后转身删掉
如偷情般的关系就像蹦极一般的刺激
可惜早已过了小女人的年纪


眼光已毒辣到将你从头透视到脚板底


是谁说女人在任何年纪都需要双手捧好


我本就不是公主也不稀罕做谁的公主
水没了我会自己倒 茶道咖啡任我挑
你会做得 我自己都能做得很好
没了你这张破嘴还会有成千上百张等着我
少了你那股暖流还可以降降火
噢再见吧再见吧再也不要见了吧


挥挥手告别小丑 好去找属于我的那一个西伯利亚寒流

评论

© -大易不定 | Powered by LOFTER